×
  1. 用户名:
  2. 密码:
注册 | | 发布评论
“公函求情”时有发生 不能没人担责

首页 > 广传之声 > 正文

2015年10月22日 06:18

辛辣点评

□河南 刘剑飞

去年9月,深圳罗湖区环境保护与水务局原副局长叶军因涉嫌受贿被刑拘,检方指控其收受贿赂64万多元,近日该案开庭审理。庭审时,叶军承认全部指控,其辩护律师拿出叶军单位出具的“求轻判”证明,希望法院从轻判决。(据《南方都市报》10月21日报道)

罗湖环保水务局出具的证明称,叶军平素工作勤勉,希望法院酌情从轻判决。虽然检方以“辩护人提交的证据与本案并无关联”为由不予采纳,但是这种利用公权为个人利益辩护的行为却不能不引起重视。

审判涉贿官员属于司法行为,政府部门无权插手。这家单位的行为明显是行政干预司法审判,不仅影响司法公正,更是在损害司法权威。另外,别说勤勉不能成为减刑的理由,即使能成为减刑的理由,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勤勉努力,不是分内事吗?

类似事情并不鲜见。2010年10月,山西太原市一违法强拆致村民死亡案中,当地政府部门就要求“慎重量刑”;同年6月,重庆涪陵区工业园区管委会发公函,警告法院不要“一意孤行”;2014年8月,四川眉山市一机关人员郑某某在云南大理发生交通肇事撞死路人后,让弟弟顶包,被交警识破。后来,其所在单位发出公函,以组织的名义请该院“免予刑事处罚”……“公函求情”时有发生,但是鲜有人因此受到追责和处分。对于这种涉嫌公权私用的行为,理应追责到底。

 

编辑:利雪娟  作者:刘剑飞  来源: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
  阅读 7447         
刘剑飞
掌上红豆客户端
手机签到,发图更方便,获取绿豆更快捷
手机广西网
广西第一大手机资讯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