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用户名:
  2. 密码:
注册 | | 发布评论
网络募捐众筹监管须前置

首页 > 广西日报评论专版 > 正文

2018年08月01日 06:43

世事微评

木须虫

据《南国早报》报道,武鸣的邓女士在公益平台“水滴筹”为病危女儿筹款事件,近日在网上掀起舆论风波。7月27日,邓女士按照此前约定凑齐25万多元,于当天下午一次性将善款全额退还到“水滴筹”平台。

网络募捐因成本低、传播快、效率高,成为一些人的首选。但缺少慈善机构的募赠中继,募捐意图、条件等审查把关以及善款的保管使用与处分,均缺少相对独立第三方的监督与制约,而是由利益关联的赠受双方自行调节,风险与便利同样突出。

近年来,网络众筹募捐屡屡引发的网络公共事件,每一次都在一定程度上对公益爱心形成伤害。比如武鸣邓女士的这起个案,就好像在网络慈善受损的信任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不少人直呼“心疼的不是钱,而是错付出的善心”。

从长远看,随着公益慈善组织的发展成熟,更多个人求助应当转向机构,由机构向社会求助或组织募捐。但是,在当下以及相当长一段时间,事实上网络募捐都会顽强存在,个人求助式募捐也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规制范畴,其合理性以及公民行使求助权利,在法律上是按照《民法》的赠予来规制和调节的,但显然这方面却不足以对这种直接赠予行为所具有的慈善性质予以维护和保障。

个人求助式网络募捐虽然不是《慈善法》定义的募捐,但仍然是慈善的一种方式。而网络募捐之所以容易引发诈捐或捐赠质疑,关键是缺少内在监督与制约,这正是网络募捐容易掉入信任陷阱的原因。

如何规范网络直捐?国家层面已确立了一些制度。如个人求助募捐信息须由有资质的网络平台发布,并要求平台对信息进行审查和标识,初步解决了网络募捐的无序泛滥问题。

不过,网络提供的是一个信息平台,应该承担一定的管理义务,却无法像公共管理机构一样,对网络募捐行为拥有更充分的处置权限。另一方面,受条件限制,面对分布区域广泛的求助者,募捐信息真实性的核查以及后期善款的监督使用,对网络平台而言,也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

如何更好地让网络直捐趋利避害?恐怕还是需要健全完善慈善募捐规则,并引入各地实体的公共管理机构补位衔接,实现线上与线下监管的融合互通。比如,明确个人网上求助募捐信息披露的义务与规则,包括从业、收入、求助原因等,确保求助的透明度和社会的知情权。

与此同时,建立募捐者向所在地公益慈善管理机构备案制度,并作为在网络平台发布求助信息的必备条件。网络平台向备案机构通报募捐情况,备案机构对募捐款项使用进行监督,形成规范网络募捐的监督制约封闭环路。如此,既畅通正常合理求助募捐诉求渠道,又可将许多网络募捐争议消弭于无形。

一个可以良性循环的慈善公益体系,或会对民生建设有诸多益处。

编辑:覃心  作者:木须虫  来源: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
  阅读 6400         
木须虫
掌上红豆客户端
手机签到,发图更方便,获取绿豆更快捷
手机广西网
广西第一大手机资讯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