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本网原创 > 正文

安岳石刻“野蛮重绘” 文物保护不能“让责于民”

近日,一张四川资阳市安岳县石刻文物修复前后的对比图在网上流传。修复后,原本朴素的佛像被涂上了色彩鲜艳的涂料。对此,安岳县文物管理局回应称,造像于1995年由当地群众自发捐资重绘,其余造像未被重绘,至今仍保持原貌。(8月7日《北京青年报》)

原本色彩朴素、颇具岩石质感的古代石刻,如今却是五彩缤纷、喜感十足,文物原本所有的岁月沧桑痕迹消失殆尽,不仅让文物爱好者扼腕叹惜,更可惜的是,文物上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损失惨重。造成这一后果的原因,固然与民众的文物知识缺乏和文化认知不足有很大关系,但主要责任还在于当地的文物管理部门。

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就已经开始实施,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均设立有专门从事文物保护的文物管理部门。也就是说,文物被人为损坏,其板子首先就应该打在文物管理部门身上,因为是其履行职责不力所致。也正因为此,为了切实有效地保护好祖先留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文物管理部门在文物保护上应当使用强力手段,毕竟国家设置这一机构的主要目的是“护法”而非服务。

如果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尚未实施或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之前,对文物疏于保护而遭致损坏还有情可原;可安岳县石刻1988年就已经列入了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却是在1995年才被当地群众捐资培修的。当地文物管理部门仅制止了对其他石刻的重绘,却没有责令其将已被培修得面目全非的石刻恢复原貌。正是由于当地文管部门履职不力、严重失职,才导致“真迹”被“赝品”所取代且留存于世这么多年。

无独有偶,广安市金凤山摩崖造像的培修不仅违背了“修旧如旧”的文物修复原则,而且民众还私自在文物保护单位内违规建造“塑像”;当地文管部门则以建造经费来自民间自筹为由,容其保留了下来。这是给自己未履职尽责找台阶,难道“违建”还分公款和私款,法律条款不及人情世故?

文物修复要“修旧如旧”,这已是行业原则,文管部门工作人员应该具备这样的常识。在原有石刻上涂刷彩色颜料,不仅有违文物修复原则,更可能存在因受化学物质腐蚀而加速文物风化进程的风险。再有,少一只手碍着谁,还非去给续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文物固有之美的破坏。试想,谁要无事生非地去把维纳斯的手续上,维纳斯雕像的残缺美还有意义吗?

总之,保护文物免遭破坏是各地文物管理部门义不容辞的职责,更是维护法律尊严的正义之举,切不可畏首畏尾。要敢于向损坏文物的行为说不,必要时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条款,用法律的武器对文物实施强有力的保护。(王国能)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