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用户名:
  2. 密码:
注册 | | 发布评论
“啃老”未必违法 但拒绝亦是权利

首页 > 头条评论 > 正文

2019年01月07日 20:07

新的《河北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于去年12月1日起施行。这部《条例》引人关注之处在于其明确规定了“已成年且有独立生活能力的赡养人要求老年人给予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此规定被诸多媒体解读为“立法禁止啃老”,继而引发舆论关注。(1月6日法制日报)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与家庭亲情有关的伦理道德和法律秩序,在中国自古就是很难厘清边界,依法研判家事偶尔也会陷入“讲理伤情”的境地。例如当年“常回家看看”的精神赡养之立法,设想极好但是实际运用未尽如人意。因为尽管“不回家”的子女很多,可真正依法要求他们进行精神赡养的父母,寥寥无几。毕竟,大多数子女背井离乡、离开父母,都是为了工作和生活,父母虽想念却也不忍苛责。由此观之,当地方立法善意地赋予父母拒绝子女啃老要求的时候,舆情往往容易从执行力上将之视为“闲操萝卜淡操心”之举。

实际上,“立法禁啃老”的话题并不新鲜。早在2011年,江苏立法明确“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子女要求老年人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此后,山东、吉林等地对于老年人权益保障的立法中亦相继出现类似规定。这些规定,其实以“立法禁啃老”来解读并不准确,因为它并非一刀切的“严禁”。换句话说,面对“啃老”老人有说不的权利,至于是否使用这个权利,是当事人的自由。并且,这一“花式恶意啃老”的法律后果,虽然在细化之后看起来很厉害,但其实并非地方立法的“创意”。比如河北的《条例》规定,子女或者其他亲属窃取、骗取、强行索取老年人储蓄金、养老金、退休金、政府补贴、养老服务卡(券)以及其他财产性权益的,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其实,在《民法总则》《治安管理处罚法》等上位法中,早有相关或类似规定。地方性的“老年人保障条例”,大多只是系统法律的细化与落地。

“啃老”并非中国式难题,虽尴尬,却不稀奇,即便是在家庭观念与我们差异很大的西方国家,在老龄化严重、失业率高和经济不景气的当下,“啃老”亦是共性的问题。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卫报》等多家外媒报道,美国纽约州一对父母为了让已经30岁的儿子自立门户,把他告上了纽约州最高法院。美国纽约州30岁男子迈克尔·罗通多(Michael Rotondo)失业后长期住在家里,父母多次要求他搬出去,但他置之不理。去年5月,父母忍无可忍,一纸诉状把他告上了法庭,法官裁定他父母赶人有理。

谁都明白一个老理,叫做“徒法难以自行”。更何况,“养小”与“养老”很大程度上是家庭问题。法治是赋予父母说不的权利,但也不是事无巨细地插手家庭内的微观经济关系。“立法禁啃老”,这个判断无非是民意对地方新规的通俗理解,只是,立法的本意恐怕不只是在于刚性约束,而更重在传递价值认知和权益常识。这种“善意”,是法治对价值信仰的引领,它也许并不能立竿见影扭转“啃老”的现象,可它提醒了子女,“啃老”这一行为可能存在非法性,亦提醒老人时刻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们有权利对“啃老”说不。

“啃老”未必违法,拒绝亦是权利。老龄化问题不得不重视的当下,是该为老人的权益与自由织密法网了。(邓海建)

编辑:覃心  作者:邓海建  来源:广西新闻网
  阅读 10002         
相关文章:
邓海建
掌上红豆客户端
手机签到,发图更方便,获取绿豆更快捷
手机广西网
广西第一大手机资讯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