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用户名:
  2. 密码:
注册 | | 发布评论
刹住“网文抄袭”之风 缘何如此艰难?

首页 > 头条评论 > 正文

2019年05月13日 17:42

电视剧《锦绣未央》一度在各大卫视和网络热播。5月8日上午,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判定,其同名小说的116处语句及2处情节与小说《身历六帝宠不衰》构成相同或实质性相似,构成侵权,判令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13.65万元。(5月8日 北青网)

这场曾经在“网文圈”激起阵阵涟漪的原创作者维权案,从曝出抄袭对比“调色板”到搜集证据,从诉诸法律到审理开庭,经历了6年的“马拉松”长跑,终于在前些时日落下了帷幕。虽然最终原告在这场“博弈”中胜出,但判决的赔偿金额却依旧不尽如人意,毕竟,13万元的侵权赔偿和影视剧、周边、游戏、动漫相加高达几千万的衍生利润相比,的确过于悬殊。

但这对于靠写网络小说而生的原创作者来说,却意义非凡。毕竟,在这“日更三千字只为爬榜”的“百万大军”中,不少人都被这支防不胜防的“抄袭”之箭命中过,而真正维权成功、获得法律赔偿的人,却少之又少。

网络小说百花齐放,受到读者追捧的作者众多,不少作品广为流传,但事实上网文作者的实际收入少得可怜。据悉,作者若想在行业竞争中获得“一线生机”,几乎要“日更过万”,但这仍旧远远达不到“赚钱”的标准。以2016年为例,阅文集团共计放稿酬近10亿。但是当时该平台注册作者已约有530万人,这笔稿酬平均到每个人身上不到200元。由此,若是想真正在这个行业站稳脚跟以此谋生,唯有走上版权出售这一条道路,如纸质书出版、影视化、游戏化等。因此,艰难的生存现状和高额版权费的诱惑,刺激着不少别有用心之人“走捷径”。

虽然网友的著作权意识日渐觉醒,大多数读者对抄袭者深恶痛绝,但残酷的现实是,抄袭是在著作权审判实践中较难判定的行为。以网络文学为例,这类作品多为虚构且独创性强,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当原、被告作品完全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相似的时候,对于是否构成抄袭的认定是比较容易的;但如今出现了“高级抄袭”的手法,大面积复制、照搬原文的手段已经“过时”,不少被指控抄袭的作品仅涉及与原作品的构思、语言风格、人物特征及关系、主要情节、个别语句等相似或相同,当这些片段散落在作品的各个部分,甚至文字最终表述不尽相同时,司法上对其是否构成抄袭的认定就要复杂得多,需要经过专家权威鉴定,方可得出结论,这是便是网文作者维权的法律难点。

此外,由于网络文学缺乏实质载体这个特性,所以证据留存难度较大,加之多以连载为主,篇幅长页面多,网页截图若要作为证据使用,又必须一一经过公证,由此,一部长篇网络小说的公证费用有多高简直是“细思极恐”。况且,证据留存后,做文本对比又是一个难点,同样是因为字数多篇幅长,做抄袭对比更是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而这才是原创作者若要走法律途径维权所迈出的艰难的“第一步”,更不用谈进入法律流程之后的时间和精力成本。因而,侵权抄袭者众多、法律认定难度太大,维权诉讼成本太高,便始终是原创作者维权的“痛点”所在。

再者,就算历经了千般波折,终于赢得了诉讼,所判决的赔偿金额与之前所付出的心血经历相比,则更显得单薄、寒酸。早年间,编剧李梅用尽一年时间状告“三月暮雪”小说抄袭其作品《红颜沧桑》,在大面积抄袭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法院认定抄袭1万余字,最终只判赔1050元;再看“大咖之争”,同样难逃此数,从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圈里圈外》,到于正《宫锁连城》抄袭琼瑶《梅花烙》,虽然被告都输了官司,但案件结果对抄袭者本身事业发展影响却十分有限,他们依旧在文学和影视界风生水起,好不风光,试问多少深受此害的作者见到此情此景,心里不会泛起一丝酸涩感?

就连《锦绣未央》此案同样如此,原告本来诉讼请求赔偿200余万,,但法院最终只判决了13万余元,为何?因为在法律上,这和后续的影视改编得利属于两个不同的法律范畴,二者不可相提并论。这导致一个结果,原告方维权历时多年,但实际上连影视改编、动漫改编、游戏周边的具体获利金额都不得而知。

由此可见,要彻底涤荡网络文学市场的抄袭毒瘤,依旧是场“拉锯战”,唯有在法律层面尽快减低原创作者的维权难度、削减维权成本、增大抄袭侵权的赔偿判决力度,才是刹住“网文抄袭”之风的关键所在。(安星予)

编辑:覃心  作者:安星予  来源:广西新闻网
  阅读 1333         
相关文章:
安星予
掌上红豆客户端
手机签到,发图更方便,获取绿豆更快捷
手机广西网
广西第一大手机资讯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