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用户名:
  2. 密码:
注册 | | 发布评论
大操大办之风当刹 但处罚不能与法相悖

首页 > 头条评论 > 正文

2019年10月09日 18:20

10月8日,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因一则公告受到关注。该公告显示,10月1日起,该村不允许过满月、一周岁生日、六十岁生日、搬家宴请等,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一切从简,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凡有以上情况,全体村民不准前去参加,否则,道德银行的星级积分给予降级,贫困生、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10月8日 红星新闻)

近年来,各地致力于移风易俗,不少陈规陋习得到矫正,大操大办、厚葬薄养、人情攀比等现象依然存在于部分农村地区。毕竟,传统习俗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变,人们接受新观念、新风俗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这期间地方政府绝不可矫枉过正,甚至以罚代管。可以说,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全方位深入推进“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不办”等移风易俗工作,必须有法律底线思维。大操大办之风当刹 ,但处罚不能与法相悖。

就此看,山西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立规整治大操大办等铺张浪费的行为,出发点固然好,但那一纸公告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该公告显示,该村“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违者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殊不知,对私权利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对公权力来说,“法无授权即禁止”。

其实,村民委员会是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依据法律,并没有行政处罚权。这从侧面暴露出当前不少村落制定村规民约的“任性”和不规范,一方面显示出村民乃至村委会干部法律意识的淡薄,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基层普法工作的缺失。

村规民约是一种存在于乡土社会,介于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之间的具有一定权威的民间规范,约束着村民的行为,调整着一系列的社会关系。尽管“村规民约”中的各项条款都经全体村民表决同意,形成了区域共识,其中不乏针对本村或本地实际状况的“土政策”,但其前提是不能与国家和地方法律法规相矛盾或抵触,否则“无效”,如果执行则涉嫌违法。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了,“村规民约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村规民约是农村社区法治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不是在法律之上另设一套行为规则,而是在尊重法律的前提下创设的自治规范,“不抵触”是一项基本原则。

因此,村规民约必须要与国家大法相一致,不能脱离法规政策的约束,不能成为“法外之地”。笔者建议基层政府和相关部门,帮助和规范村民制定“村规民约”,积极探索制订村规民约的备案制度;要发挥人大的作用,加大监督力度;要创新普法教育的方式,增强村民的维权意识。目前,地方有关部门要清理和修订村规民约中有悖法律的条款,例如,废除过去常见的经济处罚,对于违反村规民约,拒不改正和拒绝接受处理的村民,应当采取批评教育、取消或暂缓享受村里的各种优惠待遇等柔性制约措施。(张忠德)

编辑:季书弘  作者:张忠德  来源:广西新闻网
  阅读 5464         
相关文章:
张忠德
掌上红豆客户端
手机签到,发图更方便,获取绿豆更快捷
手机广西网
广西第一大手机资讯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