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用户名:
  2. 密码:
注册 | | 发布评论
打击网络骗捐,法律不能“慈善”

首页 > 头条评论 > 正文

2019年11月06日 19:48

11月6日,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11月6日《新京报》)

频繁出现的网络骗捐事件,很大程度上消解了社会慈善,制造了慈善信任危机。每一次网络骗捐事件发生,我们都习惯于指责慈善平台的审查瑕疵,指责慈善管理部门的监管失职。在网络募捐还处于“试水”阶段时,这些指责当然是合理的,有利于推动信息审查、众筹监管规范化。

细数这次莫先生的网络骗捐,以及罗一笑事件、吴鹤臣事件,明显存在一个共性,即都有房有车有固定收入。自己的房子要住,车子要跑,却用陌生人的钱来“救急”,突破了慈善募捐“救穷”的底线。他们所称的“捐是情分”,无非是留住自己的青山去烧别人的柴,是精致的利己主义,在道德和法律上都涉嫌诈骗。网络募捐到底要救助谁,在道德和法律上界限分明,不存在分歧,容不得骗捐者玩文字游戏。

任何网络募捐行为,都会受到道德的审视和审判。莫先生隐瞒财产被妻子举报,罗尔和吴鹤臣们隐瞒财产被网友“人肉”。不为别的,就为了网络捐助只能“精准捐助”,就为了点点爱心能够融化苦难。无处不在的道德审判,是一种伟大的力量,所有试图通过材料造假、隐瞒财产来达到诈骗目的的人,在道德审判面前都会身败名裂。

当然,实施网络骗捐者大多深知道德风险,也深知法律风险。他们的明知故犯,铤而走险,也大多是顾及不了道德风险和法律风险。因此,打击网络骗捐,理应让他们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对诈骗罪量刑标准进行了补充规定,个人诈骗公私财物2千元以上的,属于“数额较大”。网络骗捐涉及数额均达上万、几十万元,这为“网络骗捐一律入刑”提供了法律依据。

2015年,安徽男子编造救人情节,网络众筹“狗狗伤人赔偿”,因诈骗罪被刑拘,揭开了网络骗捐入刑的法治序幕。但是,其后多起引发社会关注的骗捐事件,都没有“接力”,莫先生涉嫌骗捐,也仅仅责令其全额返回筹款。骗捐入刑在现实中存在的这种尴尬,无疑不利于彰显法治精神,也不利于打击网络骗捐。

公民的网络捐助行为受法律保护,不能轻易被网络骗捐行为消解。打击网络骗捐,不能仅仅强调做好信息审查、慈善监管的预防文章,也应该用法律态度对其形成强大震慑。利用网络慈善实施诈骗,是诈骗犯罪,法律绝对不能“慈善”。(范军)

编辑:凌云冲  作者:范军  来源:广西新闻网
  阅读 7182         
范军
掌上红豆客户端
手机签到,发图更方便,获取绿豆更快捷
手机广西网
广西第一大手机资讯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