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论文被用于牟利,知识付费不能只为钱

年近九旬、研究了大半辈子经济史的退休教授赵德馨,最近因为一场官司引起公众关注。由于状告学术资源网平台中国知网侵权并取得了胜诉,他的维权行为也引起了其他学者的效仿。(12月20日 央视网)

之所以引发了舆论的极大关注,是因为赵教授的经历并非个案。作为知识创作者,在未收到稿费情况下,他的多篇论文被知网擅自收录,而且自己下载使用还需要付费。听起来似乎有点荒谬,但确实存在这种情况。除了赵教授,作家陈应松、80后学者梅杰等也纷纷发声,称多篇文章被中国知网收录。

中国知网是目前世界上中文全文信息量规模最大的“数字图书馆”,也是深受大学生、研究生、教师、学者等人群喜爱的“黄金屋”。毋庸讳言,知网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信息壁垒,为用户提供了诸多的学术服务,也带来了不少便利。

既然有服务,平台方收取一定佣金并无可厚非,当然,知识也可以付费,但知识不能用于牟利。据了解,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在知网出版,作者本人最高仅可获得100元现金作为稿酬。但其论文每被下载一次,平台就会收取15元/本甚至25元/本的费用。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知网年收入近12亿元,毛利率近54%。毫不夸张地说,这也算得上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了。

平台方是该适可而止的。本来,从市场经济角度来说,平台、创作者和使用者三方,是建立在一定供需关系之上的利益共同体,三者更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既然如此,一方的受益则不能建立在牺牲其他方的权益之上。擅自使用创作者的作品,包装成自家“增值服务”,并借此向使用者收取费用,平台当然赚得盆满钵满,但这个过程中可曾想过“同行者”的温饱与冷暖?

知识付费作为一种经济模式,它既然存在且备受热捧,就说明有其合理性。付费则是对创作者愿意将其劳动成果分享的尊重和回报,而不能成为第三方敛财的工具。我们今天不是活在一个知识被锁在庙堂的时代,而是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知识付费的落脚点,应该是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模式——在海量的信息中,尽可能提供用户所需的产品,降低他们获取知识的时间和成本,不断为他们缓解本领恐慌、弥补知识短板。

回到本次事件,郑教授即便胜诉了,但他的文章却被知网全部下架,难以再被大家学习利用。对平台方来说,下架一篇文章或许操作起来很容易,但用户也会“用脚投票”,与之相应的,如果平台也被一名用户从心底里“下架”了呢?更有甚者,如果成千上万用户愤愤不平,都想将之“下架”呢?这部分损失是难以估量的。

目前看来,知网更应担心的,或许是如何将那部分用户的心再捂热,毕竟,从这次舆情引发的网络风波来看,这些用户并不在少数。与其说这是在服务用户、留住用户,不如说是企业在发现问题后为谋求更好发展的合理纠偏。让商业性和公益性并存,才是现代企业该有的格局。(常安)

    以上文章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广西新闻网的文章均系广西新闻网原创作品,版权归广西新闻网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